□晨報記者 舒曉程
  據國家電網透露,目前京滬高速全線快速充電系統已經建成,並即將開通。在全程1262公里的路途中,平均單向每50公里就設有一座快充站,最快30分鐘可充滿,全程所需的充電費不到同等里程燃油車支出的一半。
  每50公里就有個充電站
  電動汽車環保無污染,可“充電難”的問題,卻一直是其在普及路上的絆腳石。
  據央視報道,1月10日上午,有5輛電動汽車開始了破冰“京滬行”。這次全程長達1262公里的長途旅行,全基於京滬高速上設立的快充站。
  據悉,京滬高速快速充電系統平均單向每50公里就設有一座快充站,電動汽車最快可在30分鐘將電充滿。按照平均150-200公里充電一次計算,電動汽車只需要充電6至7次,每次充電30度,就可以完成從上海到北京的路程。而根據充電站電價每度0.65-0.8元來計算,全程所支出的充電費不到同等里程燃油車所支出的一半。
  建成的充電站幾乎都虧損
  除了京滬高速全線快充系統外,目前,國家電網形成京滬、京港澳(北京-咸寧)、青銀(青島-石家莊)“兩縱一橫”網絡,續行里程2900公里,共計2.4萬個充電樁,規模為世界之最。
  根據國家新能源汽車推廣規劃,2016年至2020年,國家電網建設充電站目標達到10000座,將現有的“兩縱一橫”,擴充到沈海、京滬、京台、京港澳和青銀、連霍、滬蓉、滬昆組成的“四縱四橫”電動汽車充電網絡。
  充電樁、充電站越來越多,對於普及電動汽車而言無疑是巨大的動力。不過據媒體披露,在國家電網已經建成的400餘座充電站中幾乎沒有盈利的項目,全線基本都處於虧損狀態。此外,有媒體報道稱,南方電網分公司,在深圳建成運營的7座充電站每年虧損額超過1000萬元。
  為此,第三方投資的加入對於充電站、充電樁的發展至關重要。2014年5月底,我國已經宣佈充電業務全面向社會資本開放。
  充電接口標準有待統一
  而解決電動汽車加入長途旅行大軍另一個需要面對的,就是充電接口的兼容問題。
  據悉,車商的充電網絡往往只為自家產品服務,充電接口很難兼容。據媒體報道,中國目前對於電動汽車的充電標準還不夠完善,GB/T20234-2011只是推薦性標準,並非強制標準。一部分關鍵信息還未確定。所以導致目前進入中國市場的電動車並沒有統一標準,不僅是來自外國的電動汽車,即使是國內的自主品牌也是各有自己的一套標準。
  現有市面上的電動汽車僅從大的分類來看,就存在插電式混合動力、純電動、燃料電池等類型,再細化到單一電動技術中,也同樣存在著充電接口的不同、充電電壓的不同、充電形式的不同的情況。標準不統一的另一面是,當大規模投資計劃投入充電樁時,國內已建成的充電樁卻在閑置。
  雖然國家電網強調,目前的“兩縱一橫”網絡中的充電樁可為所有符合國標的電動汽車充電,但充電設備標準的混亂仍舊造成了不必要的浪費。倘若想要將充電體系的成本降到最低,充電站的“公共性”無疑是重中之重,這需要全國的電動汽車生產商達成一致。
  北京試點“路燈充電樁”改造
  通過節能改造後,88個路燈可支撐十幾輛電動汽車同時充電
  □據新華社北京1月11日電
  記者日前從北京市科委獲悉,北京已開展“路燈充電樁”改造試點,通過路燈節能改造後節電容量支持電動汽車充電。“路燈+充電樁”模式有望解決限制電動汽車普及的充電難題。
  北京市科委負責人介紹,目前,首批路燈充電樁改造試點已經展開,在位於昌平區京密北路上的88盞路燈從傳統高壓鈉燈改造為LED燈,節省出的容量足夠支撐十幾輛純電動汽車同時充電。
  此外,8個純電動汽車慢充樁也開展試運行,常規充電時間為四五個小時。這些充電樁白天、晚上都可以充電,將有效緩解區域內電動出租車和私家車充電需求。
  據介紹,“節能路燈充電樁整體解決方案”把電動汽車充電樁和市政路燈節能改造相融合,並探索路燈充電樁的合同能源管理模式,力爭將示範工程向更大範圍推行,以解決長期以來限制電動汽車發展的瓶頸問題。
  這位負責人表示,目前北京公用充電設施建設進展明顯,正向初步在五環內建成5公里半徑快速充電網絡、日充電服務能力過萬輛的目標推進。已經在新能源汽車4S店、P+R停車場、科技園區、和高速路服務區等場所建成純電動汽車充電樁。
  有人擔心油價過低不利於能源消費結構調整
  油價“五元時代”或遇消費稅阻擊
  據新華社報道 進入新年,國際原油價格跌勢不減。12日將迎來2015年國內汽、柴油價格調整的首個“窗口期”,市場預測,國內成品油價格迎來新年首跌已無懸念。此次下調若成行,全國大部分省市93號汽油每升零售價格將在時隔5年多後再次步入“五元時代”。
  不過,在2014年11月28日、12月12日兩次成品油價格下調均“遭遇”消費稅上調後,市場擔心油價在進入“五元時代”這個關鍵價位前是否會再次遭遇消費稅上調的“臨門一腳”而落空?
  我國汽柴油消費稅的調整依據是2009年頒佈施行的《消費稅暫行條例》,條例規定“消費稅稅目、稅率的調整,由國務院決定”。因此,只要財政部、國家稅務總局上報國務院,經過國務院批准,就可以對消費稅稅率進行調整。
  油價下調無疑將有利於民生,但價格是調節消費行為的重要杠桿,在油價的“跌跌不休”中,一種新的擔心開始上升:過低的能源價格,不利於我國能源消費結構的調整以及資源環境壓力的緩解,並對正在推進的結構調整和節能減排造成困擾。從這個角度看,通過再度調整消費稅調節消費行為的可能性並不是沒有。但中國消費稅達到什麼樣的水平對經濟社會發展才是最為有利的,收上來的消費稅如何使用,相關部門進行全面客觀的評估並向公眾公開也應是必要的程序。
  國際油價的下行已對中游煉化企業及終端零售環節產生巨大影響。根據中宇資訊的估算,2014年主營煉廠的平均煉油利潤由770元/噸左右的高位大幅下挫60%左右至305元/噸左右;而地方煉廠生存更為困難,煉油已長期處於虧損局面。對於加油站來說,汽油還有部分盈利,但柴油盈利水平有限,正面臨虧損。  (原標題:京滬高速上每50公里就有一充電站)
創作者介紹

鳳凰

ri63ritez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