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1109泛舟露營加上野地嗯嗯話說前一夜住在加德滿都,一直到臨睡前市街上還是鬧哄哄的,但不曉得是不是前一夜在曼谷機場趴趴走太累了,這一晚倒睡得很好,一覺醒來神狀態還不錯,倒是同房的伙伴似乎沒睡好,睡眠中一直聽到外頭的聲音。(很亂的床)(旅館鑰匙)看來之前日本行有個會打呼的室友,使我的尼泊爾之行反而可以睡得好,哈哈。因為一早就得搭車,天還沒亮就得起床。尼泊爾的清晨有點冷,一開房門可以明顯地感覺到陣陣寒風灌進來。把行李拿下樓,先解決早餐要緊。導遊要我們一早就起來,但看他們也不是很趕時間似的,還給我們時間悠閒地吃早餐。廚師似乎也是一大早被挖起來的,臉很臭,而且從點餐到送上來等了好久,很怕他是不是在裡頭加料洩憤;但說真的,還挺好吃的,果汁、兩片吐司、荷包蛋、馬鈴薯混青椒,再加上外表看起來乾乾的鑫鑫腸,味道很不賴,而且一早喝上一杯熱呼呼的咖啡,精神就那麼提上來了。拉著行李走了一小段路,雖然才六點多,天色已經亮晃晃的,可以看見金黃色的陽光從遠方的建築物後頭透過來;馬路上早已被各式喇叭聲填滿了,我們也裝內行地開始習慣起當地人的開車作風,一路巔巔頗頗地走到巴士站。說是巴士站,其實也沒看到什麼顯眼的站牌,就大馬路一旁停了借錢一整排的大型巴士就是了。那兒聚集了不少歐美人士等著搭車,也有當地的小販在兜售報紙和甜甜圈,但一方面剛吃飽,一方面甜甜圈也實在賣相不佳─我好念台灣的甜甜圈先生啊!(走路去搭巴士)(快上車了)看著當地人把一件件的行李往車頂上丟,有點擔心自己的行李也得在上頭曬太陽,但還好我們的是放在車子後方的行李空間,謝天謝地。車子搖搖晃晃地出發了,說搖搖晃晃還真的不誇張,加德滿都的道路真是天殺的差,坐在靠後方的位子就那麼一路上上下下的。導遊說我們大概要走個三四小時,也不曉得真的假的,再加上這種路況,實在有點擔心剛才吃的早餐會回歸大地。(車上感覺很Sorry)出了市區後,路況只有更壞,而且風沙飛揚之外,喇叭聲更是變本加厲,而且各種花俏的喇叭聲都出籠了,好像在比炫似的,每輛車子擦肩而過都要來那麼一段「喇叭樂」,剛聽到還很新奇有趣,後來只覺得─有完沒完啊!車子順著山路前進,一邊是山壁,另一邊是錯落的民宅、田地與一望無際的草原、梯田,而層層疊疊的山巒就那麼畫出一道天際線,如果不是天空一直灰灰的,那種明暗交錯的山脈走勢會更漂亮。因為沒什睡意,我一路就那樣看著外頭的景色,偶爾拿出相機測試爆爛的運動拍照模式。車行了一陣子,司機還貼心地放大家下房屋二胎去小解─但據說大家都只是在路邊隨便解放,而且不拘男女,有沒有這麼原始啊!之後車子仍然晃蕩上路,一邊的景色開始出現蜿蜒的河道,書上說這條公路會沿著特蘇里河(Trisuli,也就是我們之後要泛舟的河)走,河道還蠻寬的,而且水勢看來也還好,如此的山光水色讓這一路走得並不會太悶。(河道在右邊)我們在一處市集稍作停留,除了讓大家上上廁所,也可以隨便拍拍照吃東西。這兒的市場看起來蠻有地方風味的,賣的是一些地方蔬菜、水果、豆類還有魚乾之類的東西,成串的魚乾像粽子一樣被吊掛在攤子前,光看外表實在說不上美味。(一包一包的某物)(阿伯觀察魚乾中)有個小販到我們身邊推薦奇怪的點心,他扛了一個竹製的小桌子,上頭擺的大盤子裡放了一堆食材,偽裝成玉米的黃色豆子、馬鈴薯、洋?、還有米香一樣的食物─以上皆為隨意形容,是不是真的是這些東西我也不敢保證。因為好奇,同伴買了一個來嘗嘗。只見小販用張紙捲成甜筒狀,把一堆食材加入酸辣的醬汁隨意攪拌之後,放進紙筒遞給他,還拿了一張比較厚的方形小紙片給他。「spoon。」他這麼說。原來小紙片是湯匙來著。Dylan吃了一口後,並沒有發表負評,但也不是十分推薦,印象中應該只是說了,這是可以吃的東西,只是看他們的表情實在也瞧票貼不出個所以然來;倒是桃仙女的表情十分耐人尋味,不去演戲有點可惜。於是胃一向有毛病的我也大著膽子吃了一口,而且一直注意到紙筒和當作湯匙的紙片上頭都有筆記的字樣,好一個廢物利用的美德。說真的啦,不難吃,酸酸辣辣的滋味很「微妙」─這是關鍵字,之後 的食物有許多都可以用微妙來形容,好不好吃不重要,重點是它們很微妙;豆子和馬鈴薯的甜味很不賴,洋蔥和醬汁也挺對味的,米香口感也很特別,但融合起來不到美味的地步就是了。(Dylan先試吃)(仙女你這表情是?)我突然覺得我評論好中肯啊!繼續在相似的山水風景中往前,沒多久突然停了車,然後我們突然就被叫下車,到了!怎麼才開沒多久啊,那要我們那麼早起是怎樣?我們下車的地方不像是什麼渡口或商家,只是路邊的一兩間民房,怎麼看都太平易近人了點。但看起來就是要從這裡出發的樣子,導遊要我們換裝,同時把要帶到船上的東西放進防水筒子裡,接下來就是一陣等待時間;我也不曉得我們在等什麼,在場的除了我們四個和導遊之外,還有兩個來自美國及紐西蘭的煙癮很大的女孩,及一個看起來很焦慮的俄羅斯男生(是不是俄羅斯我有點忘了)。等出發的時間裡,兩個女孩就在那兒一直抽煙,而那個外國男生一直在打商家的電話不知在聯絡,而且二胎語氣總是又急又氣,焦躁的表情全寫在臉上,似乎很無助的樣子,因為沒有人陪著他,讓人感覺他是被丟到這個雞不生蛋鳥不拉屎的地方,四處求助無門。(泛舟前的準備)看起來像教練的人招待我們了奶茶,但奶味太重是一大敗筆,說太重也不對,就是他們放的奶不是一般喝的那種,有點像煉乳一類的,所以很搶戲;但喝到熱奶茶還是有點感動啦,這是此行的第一杯奶茶,雖然分數偏低。教練開始把一堆東西都準備好,要大家穿上救生衣,然後把其他大行李堆到路邊,大行李會搭車到我們露營的地方,而我們就要出發去泛舟了,好興奮啊!這個時間陽光還蠻動人的,我們跟在教練後頭往馬路另一邊的沙石地走去,果然我們就要從這兒下水。在橡皮筏旁,教練開始解說划船的要領,當然也只聽懂一半,另一半就只好靠我驚人的理解力與想像力補足了。不過基本的口訣就是「forward」「left back」「right back」「stop」「power」之類的,總之就是往前划、倒退、停止、給我加把勁。分配的結果,我要和臭臉的外國男生一起當船首,不曉得我那邊自告奮勇個什麼勁,超後悔的。倒不是船首有多辛苦或危險,而是搭檔是臭臉男生,之後果然才嘗到苦果。臭臉男生看起來是個划船高手,從他俐落的划船姿勢就可以看出端倪,而且他好像一汽車借款直精力充沛,在過程中完全是一個勁地猛划,動作超標準的啦!我咧,只是個沒在運動的死上班族,只能一直勉強跟;而且據同伴告訴我,每次划的時候那個男生都會往我這兒白一眼,大概是嫌我沒有跟上他的速度吧!為了拉近與他的距離,我的手都划到破皮了說,我明明只是來划著好玩的,為什麼要這麼累啊!每划一陣子,教練會讓大家休息一下,在河面上悠悠晃晃欣賞兩旁的景色,這兒的山脈真的很美,連綿起伏,遠近交錯呈現著水墨一樣的顏色,讓人感覺自己真的很渺小。雖然河道的水流不急,但有幾處還是會有漩渦或起伏轉折,那兒的激流浪花就蠻嚇人的,尤其坐在前面一直會被打過來的水花給沖到船心,如果不小心極有可能會下水游泳;一開始我會下意識地閃躲,但一直被教練唸,叫我不要閃,要迎上去....台灣人命很值錢耶,而且我才保了兩千塊而已。不過後來我還是硬著頭皮力拼,即使船頭被水流給推高,船槳根本撥不到水,還是要作作樣子划空氣,這也是訓練演技的好地方;到最後,每每聽到教練高喊「power」,我就有種歇斯底里的執著,會不顧一切地探出身體去划,人果然是適應性強,很好訓練的動物啊!同行的除了我們這艘橡皮筏,還有兩個人在一旁划著kayak,就是那種拿根雙頭的槳,坐在小小的塑膠獨木整合負債舟裡隨波逐流,跟著頭起伏玩樂,其中一個是來這兒玩的德國人,另一個是技術很好又愛耍技巧的當地人,看他在划似乎非常輕鬆,而且三不五時就會耍帥一下,船簡直像他身體的一部份似的。我們的午餐是在一處沙灘上吃的,停好船,我們第一要務當然是拿出防水筒裡的相機拍照,而兩個教練就把另一個筒子裡著的清水、廚具和食物拿出來,鋪上塑膠布就地料理起來。午餐看起來是生菜沙拉、吐司還有罐頭。那個愛耍帥的教練刀法很俐落,他們在一筒清水(?)裡洗完菜,就嚓嚓地切起菜,菜切完了又切吐司,整個過程好像沒花多少時間。我們就在那兒目瞪口呆地望著那筒水,顏色實在說不上乾淨,我真的覺得不看的話應該會比較好。但出來玩也不能要求太多,而且難得的是,這頓午餐還不錯吃,尤其生菜沙拉味道很讚,說不定那筒水有什麼神奇的調味也未可知。(休息吃午餐)(午餐是在面河的沙地上吃)受到推崇的還有他們的花生醬,姑且稱它為三牛牌花生醬(包裝紙上有三隻牛),它的花生味道很濃郁,而且還有細細的顆粒,重點是它不會太甜,吃得到花生原味與口感;但另一瓶像果膠一樣的草莓醬就不那麼討喜了。飽餐一頓,還下水去小游了一下,但水實在有給他冰,明明上頭是個大太陽,但一下到水裡真的很凍人,是不到游不了融資的地步,但身體的熱氣會一下子就被交換掉,十分可怕。我們也沒多作休息,大家還是得繼續划,而我依然坐在臭臉外國男生旁邊,也依然被他白眼但也只能盡我所能地划─壓力真大。大概四點多吧,遠遠看見岸上有搭了些帳篷,我們到目的地了!雖然泛舟很好玩也很刺激,但全身被水潑溼之後一直微微發寒,實在很想換上乾衣服。上了岸之後,我們走上階梯到路旁的民居換裝。這是我第一次在二樓陽台這麼開放的地方光著屁股換衣服,雖然附近也沒什麼高樓或其他 民居,但感覺還是怪怪的。在這兒還發生了一個小意外,皓寧小姐的行李箱鑰匙好像掉在泛舟的起點了,結果她的備份鑰匙放在行李箱裡,總之就是打不開,偏偏這時候是在這種鳥不生蛋的戶外,也沒辦法找人開鑰。結果民居的一個年輕人拿了一串鑰匙來試,喀啦喀啦試了半天,沒想到竟然就打開了,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!所以這個故事告訴我們,奇人異士其實就隱藏在民居之中,和褶凳一樣妙用無窮(這結論好冷)。晚餐的問題完全不用我們操心,而且一下到露營區,已經有人貼心地準備好熱水和咖啡、茶包,這種時來個熱茶簡直是人間天堂了。喝著熱咖啡,看著河水緩緩流過,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,想著晚上要睡在帳篷裡,而且晚上還可以圍營火,這種大自然的生活體當鋪驗真的很特別,是真的露營呢,不是那種露營區還提供小木屋或衛浴設備那種,而是要裹在睡袋裡,窩在小小的營帳中,外頭是高山河水和星空,天啊,有沒有這麼詩意呢!(露營囉)(鋼杯妙用無窮)當然我沒說我們沒辦法洗澡,只有簡單搭起的臨時沙坑廁所,而且天氣看起來會愈晚愈冷。事情總是一體兩面嘛!晚餐很豐盛喔,很難想像在這樣的地的可以吃到這麼不克難的食物。我們有咖哩、濃湯、白飯、雞肉、薯條、咖啡與茶,應該還有其他的但我實在記不得,而且味道都不壞,不曉得是我標準降低了還是它真的是水準以上,每一樣我都覺得好好吃,而且有股暖意會從心裡頭升起來─不只因為這頓飯,也因為我們身在這樣的環境裡,身旁有自己的朋友,剛認識的外國人、尼泊爾當地的導遊、教練,大家一起同心協力度過了這樣的一天。(我們在野地露營喔)對了,臭臉外國男生在換完裝之後就閃人了,我想他終於解脫了吧!我也是。跟著教練到上頭的民居那兒搬了些木柴,我們還要升自己的營火。不過原本預定升火的地方,因為那一個露營區的人不希望我們搭在那兒,只好移回自己那一區來搭。不過這樣更好,離住處近,地上也有些草,坐起來舒服些。教練和導遊把木柴加好,簡簡單單就把火升了起來,大家圍著那一簇火光靜靜地坐借款著;因為語言不是那麼容易交流,所以大部份時間都是各說各話,或者只是沈默望著營火與星空。教練還在大家玩一個打發時間的遊戲叫Gingila(亂拼的),就是把被火燒得紅通通小石頭放到兩手圈成的圓中間快速滾動,邊玩要邊喊Gingila,看起來是蠻嚇人的,但真的玩以後好像也沒怎麼樣....祕訣就是速度要快,同時搓些沙子在手心裡就沒問題了。教練有試著要大家多多交談,而且努力開了些話題,但實在缺乏共同話題,營火晚會就這麼平和安靜地結束了。(營火)喔,中間我有試著教大家認識星座,但我會中文名字,要用英文講出來根本就不可能。我們看到了獵戶、仙后、白鳥這一些常見的星座,是不是有看到北斗七星我倒忘了。而且我終於上了生平第一次的沙坑廁所,怎麼說呢,感覺好特別。要去上廁所,得把廁所門口的帽子擺到地上,提醒其他人現在是「使用中」;然後進入不到一平方公尺的小小帳篷內,明明沒有人會看得到還是會下意識地把門的拉鏈拉上,而上的時候老是有種怪異的感覺,一種開放空間與私密空間的交錯感;上完廁所之後,還要用旁邊沙子蓋起來,覺得自己好像變成狗一樣。花了這麼一大段描述上廁所,你就知道這個經驗我是多大的衝擊了。累了一天,實在是需要好好休息,鑽進睡袋裡,沒多久就掉進深支票借款沈的睡意中。
創作者介紹

鳳凰

ri63ritez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